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端事王府——2 完
无端事王府——2 完
 郭崇嶽陶醉在奸淫母亲口腔的快感里,才不管梁鸾真的死活。

刘思潮经过这么长久的活塞运动,快感已经到达临界点,於是他加快了抽插 的速度,大叫:「啊……要射了……」

梁鸾真听到了这句说话,立刻挣紮着吐出郭崇嶽的阳具,大叫:「不……不 要射在里面!拔出来!拔出来!」

就在梁鸾真的叫声中,刘思潮顶住紧紧梁鸾真的屁股,把自己的精华一滴不 漏地射入梁鸾真子宫深处。

谭令湮亦不断的搓揉和含弄梁鸾真的美乳。

同一时间,郭崇嶽捉紧梁鸾真的头,将阳具再插回去,加速的活塞运动,因 为郭崇嶽插得太深入了,令梁鸾真不断咳嗽,口水从口角流下来。

梁鸾真在三方面的攻击之下,长期没有性生活的她,终於到达了久违的高潮, 全身不断地抽搐,双眼反白失神。

梁鸾真是邻居,母亲的朋友,也是他肉欲的欣赏对象和目标,他不想她像孙 二娘母女那样落到那样落入刘思潮一夥恶徒手中,如同一个孩子不愿意失去自己 喜欢的玩具。

而且,他想解开谜团,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所以他想帮助她,只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

苏甲思索了一会,最终下定决心。

他悄悄顺着屋顶爬出,在郭家院里临街堆放杂物的地方,丢上一根火折。

跳动的火苗马上烧了起来,很快有邻居和巡视的兵丁发现了火情,今天因为 节日( )开禁,所以为防备盗贼火灾,官府的巡查也格外勤勉。

火情惊动了附近武侯铺的兵丁,响起了急速的金柝声,夹杂这嘈杂的呼喊声, 邻人和灭火的兵丁断断续续从门前巷道涌来。

这时,救火的人撞破院门,沖入院子,院内外挤满了救火的人,火很快被扑 灭了。

苏甲混入人群中,一边佯装救火,一边提示人们招呼主人出来。

只见梁鸾真头发散乱,神情憔悴,裹着一件长袍,从楼上走出来。

长袍显出臀部浑圆的曲线,苏甲知道,里面一丝不挂,他仿佛看到里面的裸 体,阴道里还在淌着乳白的精液……

梁鸾真低声跟兵丁和邻人不住道歉:「可能是有火星飞了进来吧……在屋里 要睡觉,没有註意防范,真是对不起……」

见没有大碍,虚惊一场,带队的官员教训了几句,就招呼手下离开,凑热闹 的众人也纷纷散去。几个男人用贪婪的眼神回头打量她,隐约听到有人说「不会 是跟野男人正干()的爽吧?」

然后是哈哈大笑。

梁鸾真仿佛感觉被他们看到了全身赤裸,双手紧紧遮住胸脯。

转身要回去,发现苏甲在一旁正看着她。

苏甲在等待她的求助,只要她喊人,甚至只要这时给苏甲一个眼神,屋内的 恶人就会受到惩罚。

梁鸾真惘然地看了苏甲一眼,默默的低头转身回去。每走一步,就如同迈进 羞耻的地狱。

苏甲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梁鸾真选择了屈从。

从此只能看到几个恶少在郭家聚会,梁被迫穿着暴露的接待,被如同下贱的 妓女那样的对待。有时夜里屋内传出嘈杂声和怪叫声。

「梁鸾真已经成了恶少们的玩物了」,苏甲心里哀叹,「不知在被怎样的玩 弄。」

苏甲还发现,有时会有一辆轻便而高级的马车,少年们推推桑桑地把梁鸾真 塞入马车,马车朝向宫城方向,每次要几天才能回来。

三个月后有一天,听到边境传来噩耗,男主人郭伯熊战死了。

郭家设起灵堂。苏甲和母亲一起,并代爷爷吊唁。

梁鸾真穿着白色的孝服,美丽平静,充满了淡淡的忧伤。

临走时,苏甲看到梁鸾真的眼神,就走在后面悄悄留下来,母亲一个人回去 了。

「那天,是你想帮助我吧?」

苏甲没有说话,当是默认了。

「谢谢你,只是,我纵使反抗了,又能怎么样呢。」是啊,她从一开始就是 男人的玩物,上天决定她的命运。

「但我还是很感谢你。」

「他们把你……。,」这话有些多余,但确需要证实。

「还有,那马车,把你拉到哪里?」这夥人这么嚣张,不是只有奸宿这么简 单。

「一间像宫殿的房子,一个年轻男人,但他们都对他很恭敬,可能是个王爷。 ……他们让我服侍他…做了许多变态的事情…」

梁鸾真脸色发红,「他们威胁我不要知道太多,更不许对外人透露风声。」

皇帝有十几个皇子,苏甲不知是哪个。

「那个女人是谁?」

「我不会告诉你的,她是个贞洁的女人,是我引诱她的。你不要问了……你 也不该知道那么多……」

苏甲其实心中有个答案,但毕竟是没法证实了。

梁鸾真不肯讲,那就只能是个猜测,一个埋藏在心底的疑问,折磨着他。

[我去给你煎茶。],梁鸾真扶了下腰,站起来转身。

苏甲发现她的动作像个孕妇,而且她的腰腹变粗,微微隆起,不似以前苗条, 但屁股越发丰满肥大了。

苏甲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

「你,怀孕了?」

「……是的……」

「那,郭伯伯战死,完全是有人设计好的!」

「不,我不知道,可这一切都像布置好的……我的命运,只能被人操( )纵… …」

梁鸾真靠在灵桌前呜呜的啜泣,「都怪我,我是个肮脏汙秽的女人。」

苏甲想去安慰她,可当他靠近穿着白色丧服的成熟美妇时,身体里的性欲不 禁又象火一样的沸腾。

苏甲很敏感的感觉出来,她的气息也在颤动。

苏甲猛地抱住梁鸾真,苏甲抱住梁鸾真时听到自己的血液沸腾的声音。

[你怎么啦?吓我一跳。]梁鸾真这样说。可是没有反抗,也没有吓一跳的 样子。

[苏甲,放开我吧。][不要。][我去关门。把门关好,在塌上来吧。可 是只有一次,只有今晚这一次,好吗?]关上院门,在里面的房间里,梁鸾真身 上只剩下一件白色衬裙,然后把窗户也合上。

房间里变成黑暗。

在黑暗中微微浮显白色的肌肤,闻到甜美的女人味,雪白的裸体躺在卧具上。

苏甲脱光衣服丢在地上,赤裸地抱住丰腴的妇人。

腿和腿碰到,温暖光滑而有弹性的大腿,在缠绕一起时,苏甲的肉棒激烈勃 起,产生射精感。

苏甲用力忍耐,转移註意力。

[你怎么啦?][啊……差一点要射精……但已经不会了。][你是童男子 吗?][不!]苏甲在黑暗中露出笑容,伸手摸梁鸾真的大腿,从这里向上摸去。

因为怀孕了,腹部有些微微隆起。腰有些粗了,但丰满有肉感。

苏甲的手顺着曲线抚摸,从腰摸到屁股上。感觉出在这刹那女人的身体开始 紧张。

[你的屁股很大。]苏甲一面说一面尽情的抚摸。

丰满而光滑,臀沟显得很深,肛门在很深处的感觉。

梁鸾真好像要保护那个部位似的缩紧肉沟,但不停在屁股上爱抚时,肉沟开 始松弛,同时开始喘气。

苏甲摸到富有弹性的大乳房。苏甲的手掌是比较大的,可是他的手掌也容纳 不下丰满的乳房。

[不但屁股大,乳房也很大。]张开五指抓住左边的乳房时,梁鸾握住少年 勃起的阳具轻轻爱抚。

[好像你对女人的身体很熟悉……啊……很会弄……你确实了解女人……] [你的身体真好……像成熟的果实。][啊,我想你该插进来了……已经这样湿 淋淋了……要立刻插进来……快一点吧……崇嶽也许要回来了。

[妈妈……你要把什么插入什么地方呢?][你也想欺负我,一定要我说出 来吗……在阴户里……把你勃起的肉棒……

插入我那湿淋淋淫贱的肉洞里吧。]

就在这时候,苏甲突然起来打开窗帘。

梁鸾真的雪白裸体出现在光线下。

苏甲的右手抚摸女人的肉洞,左手压住女人的肩头。

[让我看一看男人出生的地方。]梁鸾真有如被奸般,用双手捂住脸,任由 他分开大腿,露出有黑色的阴毛围绕的阴户。

[你没看到过吗?你不是说你不是个童男子了吗。][不,以前都是肛门性 交。][……。]梁鸾真感到诧异和震惊。

苏甲把头贴近,很清楚的看到阴唇的颜色,和洞口湿淋淋的模样。

[这就是生出孩子的地方。]用双手盖在脸上的这个肉洞的主人,发出羞耻 的哼声。

苏甲低下头用嘴吻那里,然后悄悄说。

[我喜欢成熟的女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女人阴户的性交( ),这是从来没有对别 人说过的秘密。]梁鸾真双腿颤抖,被吻过的阴部已经像火一样热起来。

[是吗?是说真话吗?这些都不重要,快点插进来吧!]苏甲非常镇静,几 乎到残忍的地步。又是瞪大眼睛贪婪的凝视。乳房是雪白的,但下腹和大腿根也 是雪白的。有弹性的皮肤上能看到青色的静脉,有蜜液的洞口有浅紫色的颜色, 丰满的阴毛形成美丽的三角地带。

苏甲又低下头亲吻,但这一次是伸出舌头开始在那里舔。在阴唇上从下向上 舔,舌尖碰到阴核。阴核已经充血勃起,苏甲在这理不停的用舌尖拨弄时,从洞 口溢出大量的蜜汁。

[求求你,快插进来吧!]梁鸾真的声音已经变成迫不及待。双手不知何时 离开了,握紧垫被的边缘端。枕头已经不在原位上,扬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咙。

苏甲又想起了那晚跟她交缠在一起的女人,在模糊的感觉中,苏甲把火热的 肉棒插入艳丽成熟的肉体里。

刚一进去,梁鸾真就贪婪的开始扭动屁股,张开嘴好像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双脚围绕苏甲的腰上猛烈扭动丰满的屁股。

[啊……用力……用力的插吧……太好了。:…你真会弄……好孩子你真棒 ……啊,…要泄了……泄了!]

「回去吧,把今晚的事情完全忘记。」

「我们马上就要走了。晋王妃怀孕了,我要到王府里,待王妃生产之后给王 子做乳母。崇嶽被任命为晋王府禁军侍卫。」

「奶娘,」看着梁鸾真隆起的胸腹,苏甲仿佛看到那双豪乳,流淌出甘美的 白色乳汁。

「好好对待你的母亲,不要跟他们鬼混。不要像我一样,发生这样可怕的事 情。」

梁鸾真在门口对院子里要离开的苏甲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