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的媚香
老师的媚香

老师的媚香

更衣室里。曲鸣两手撑着衣柜,粗重地喘着气。景俪老师蹲在他身下,张口吮吸着他的阳具。也许是因为药物反应,曲鸣阳具出奇的炽热。景俪老师一边温柔地舔舐着,一边解开上衣,用乳房在他腿上磨擦,以此舒解他的不适。-
  曲鸣抓住景俪老师的头发拔出阳具。景俪老师舔了舔红唇的唾液,「要做吗?时间来得及。」说着褪下内裤。
-  「把杨芸叫来。」杨芸走进了更衣室,就被曲鸣推到长椅上。她内裤掉在臀下,已经被淫水湿透,短裙沾在湿淋淋的屁股上,掀开时,散发出一股湿淫的媚香。
-  曲鸣掰开她的屁股,只见她屄里还插着一支油性笔。-
  「小妓女,你真他妈的骚!」曲鸣把笔扔到一边,搂着杨芸的屁股干了进去。杨芸浑身一颤,「呀」的叫了一声。少女的阴道温暖而又湿润,阳具插在里面,被柔腻的蜜肉包裹着,传来阵阵快感。
-  龟头硬梆梆撞在花心上,强烈的震颤使杨芸全身酥软,像软泥一样撅着臀,被人从后面奸淫,她皱着眉,不时发出「呀呀」的叫声。-
  周东华坐在场边,脸上没有半分喜悦,对球员们的祝贺也不理睬。他浑身大汗淋漓,这十个球足足打了二十分钟,差不多等于半场比赛。
-  如果他保持在巅峰状态,这会儿的比分绝不止六比四,七比三或者八比二才是两人水平的正常反应。从刚锋回到宿舍,到现在不过十个小时,却像是过了十年,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他都感到无比的疲倦。
-  手臂上的划伤已经涂药止血,虽然不时痛楚,但并不影响他的动作。篮板玻璃上,杨芸展露破处阴部的照片很小,除非跳得和他一样高,否则根本看不到。
-  周东华几次想它搞下来,却发现自己此时的状态已经跳不了那么高了。
-  周东华把毛巾搭在头上,眼睛盯着对面。他看到杨芸把手伸到毛巾下面,摸索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朝更衣室走去。不留心看,很难发现她短裙贴在屁股上,膝间还有湿湿水痕。
-  更衣室的房门打开,然后关上,吞噬了杨芸窈窕的身影。周东华知道,曲鸣在里面。他们两个在里面……这个问题疯狂噬咬着周东华的心理。
-  一阵铃声响起,陈劲把手机递过来,「东哥,你的。」一看到号码,周东华的眼角不由得跳了一下。他用毛巾擦着脸,然后接通电话。
-  「社长……加油……啊啊啊……」「大点声,告诉你男朋友,你在做什么。」「东华……社长在肏我……社长干得好用力,他像干一个妓女一样干我……东华……」「小婊子,你的叫床声真好听,再叫几声。」「啊……啊……呀……」杨芸婉转叫着,「社长……加油……小妓女要高潮了……」电话中传来杨芸颤抖的叫声,彷佛能看到她在曲鸣身下高潮迭起的娇态。-
  「小妓女,我要射了。」杨芸喘着气说:「射在人家里面……」「你是孕妇呢。」「没关系。社长加油,射到人家子宫里……」「格」的一声,手机被周东华生生捏碎。旁边队员讶异地看过来。周东华把捏碎的手机扔到一旁,起身走进球场。
-  曲鸣从更衣室出来,对红狼社队员们说了几句,几个队员站起来,笑着进了更衣室。
-  上半场最后一球周东华得分,重新比赛由曲鸣开球。他拿着球拍了拍,看上去神情轻松,并没有多少疲态。
-  曲鸣仍不急于进攻,持球慢慢前突。周东华改变策略,不全场紧逼,而是退到三分线以内防守。
-  曲鸣在距离周东华一步的位置,两手来回地运球,沿着三分线寻找出手的机会。为了保持体力,周东华没有逼得太紧,只当曲鸣踏进线内,才上前对抗。-
  假如这场比赛像平常那样限制进攻时间,曲鸣这会儿早就败下阵来。但是现在,他尽可以在周围来回试探,藉此消耗周东华的体力。-
  磨了将近一分钟之后,曲鸣陡然加速,从右侧切入线内,周东华立即回身挡住,在曲鸣调整好出手的姿势之前就卡住位置,扬起双手。
-  周东华的身高加上臂展,不仅挡住了曲鸣出手的角度,甚至连视线也挡住大半。曲鸣这时已经进到离篮框两米的位置,但投篮的空间都被周东华占据。他一个急停,与周东华拉开距离,然后仰身向后跃起,身体与球场的角度将近四十五度,然后出手投篮。周东华跃起封盖,却晚了一步,以毫厘之差没有碰到篮球。
-  六比五。曲鸣追上一分。-
  「你马子这会儿在更衣室,正跟四个男生一起做爱。一个搞她的骚屄,一个搞她的屁眼儿,一个搞她的嘴巴,还有一个……」曲鸣轻笑一声,「在搞她的乳房。你老婆长了一双好奶,玩起来真舒服。」周东华冷冷抬起脚,在鞋帮上擦掉手心的汗水,然后接过球。-
  「差点儿忘了,她还是孕妇呢……」周东华拍了下球,转身抢到曲鸣身侧,接着展开手臂,把他挡在身后。他这几个动作简单直接,既没有花哨的假动作,也没有多余的脚步,几乎是一闪身就把曲鸣甩到身后。-
  曲鸣急转急停,接着跃起,他没想到周东华刚晃过他,没趁势攻入篮下,就在三分线外立刻拔身投篮。这会儿他顾不得多想,斜身伸长手臂,朝周东华手中的篮球盖去。-
  周东华拔身而起,两肘弯曲,把球收到眼前,瞄准篮框,曲鸣的手几乎同时从他肩后伸来。周东华手臂一推,只做了半个投篮的动作,在曲鸣封盖之前的一瞬间,他突然收回手,接着身体一矮。
-  曲鸣身体凌空,来不及再做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臂从球上掠过,周东华在蹲身躲避时还有一个晃肩的动作,肩头在曲鸣腰上一撞,然后从容控球,奔到篮下,反手一勾,篮球应声入网。-
  曲鸣身体失去平衡,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周东华把球踢到他脸上,「小子,太不小心了。」哨声响起。裁判走过来,对两人说:「保持克制,我不希望你们毁掉这场比赛。」周东华投篮得手,加一分,同时比赛中故意用脚踢球,判技术犯规,由曲鸣罚球。
-  曲鸣以一个教科书式的标准投篮,追上一球,仍以七比六落后一分。-
  下一球由周东华开球,曲鸣仍是贴身紧逼,这个球他用尽手段,从半场直到篮下一路与周东华激烈对抗,周东华每前进一步,都要耗费大量体力。由于体力的消耗,周东华无法再以老练的动作甩开曲鸣,使他前进更加费力。
-  相比之下,曲鸣的体能仍刚开始比赛一样充沛,他不断袭扰周东华的运球,迫使他改变动作。-
  周东华背对篮框,用背部扛住曲鸣,然后跃起,以一个后抛球命中篮框。-
  刚锋立刻叫了暂停,给周东华争取到一分钟的休息时间。还有两个球就可以结束比赛,但这会儿校队球员都面色慎重。平常比赛是五个人相互配合,真正的个人对抗在整场比赛中比例并不高。周东华与曲鸣的比赛却是从头到尾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对抗。如果曲鸣体能下降,防守强度降低,周东华打起来会轻松一些。-
  可曲鸣彷佛不知道疲倦一样,始终进行全场紧逼,不给周东华丝毫喘息的机会。-
  陈劲嘀咕了一句,「那小子是不是吃药了?」周东华汗出如浆,球衣都被湿透。他拿起一瓶水,一饮而尽,用手背擦了擦嘴,脸色阴沉地看着曲鸣。剩下两个球,绝不好打。
-  蔡鸡递给曲鸣一瓶水,「老大,姓周的差不多了。」「我还差的多。」曲鸣脸色同样阴沉。蔡鸡说的是体力,他说的是比分。他要想赢,意味着要在投入四球的同时,把周东华的进球限止在一个以内。比赛打到这地步,他已经被逼上绝路,稍一疏忽就就将饮恨球场。-
  观众们已经在球场呆了近四十分钟了,相当于一场正式比赛的长度,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一多半的人都认为周东华必胜无疑,相信曲鸣能赢的只有一小部分。-
  一分钟的休息转瞬即逝,两人重新回到球场。曲鸣拿着球,时突时停,诱使周东华出来防守,消耗他的体力。周东华不为所动,一直退到篮下,把最适合中投的位置全部让了出来。-
  曲鸣有些纳闷,接着明白过来。反正这一球无论投中与否,周东华都能得到进攻机会,于是周东华干脆放弃防守,把体力都留在进攻上。
-  曲鸣冷冰冰运着球,突然启动,直接杀到篮下。既然周东华不想防守,那么就在他头顶扣篮,看他防还是不防。-
  周东华也看出他的意图,这小子真是欺人太甚,让他进一个还不干,非要扣篮削他面子。-
  周东华憋着一股火,等曲鸣腾空暴扣时,突然跃起,在曲鸣把球灌入篮框的一刹那,大吼一声,张手按住篮球,狠命一推。-
  曲鸣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爆发力,猝不及防下,整个人被推得向后倒去,连人带球摔了个灰头土脸。-
  篮球馆顿时哗然,接着响起一片掌声。-
  篮球滚出界外,裁判判定周东华打球出界,由曲鸣继续进攻。
-  曲鸣当然知道这些掌声不是给自己的。扣篮被人封盖,甚至比被人在头顶扣篮更丢脸。曲鸣一言不发地拿起球,采用同一路线,再次扣篮。这一回周东华没有再跟他较劲,而是让出篮下的空位,让他轻松得手。
-  周东华当然不是怕了曲鸣,只是不愿再浪费体力。这一点曲鸣也心知肚明,即使追上一分,也没什么光彩。-
  周东华得到球权,运球到球场一侧,贴着边线向前进攻。边线限止了双方的活动范围,曲鸣的防守虽然更加省力,却无法对周东华全面骚扰。周东华运球难度虽然加大,但只要应付一方的防守就够了。-
  忽然场边出现一个人影,周东华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只见杨芸站在场边,脸色红红的,像是刚做过剧烈运动。眉梢眼角还有刚欢好过的淫媚风致。-
  她站在场边,忽然喊了声,「社长——加油——」那声音简直与电话里的叫床声一模一样,软软的,带着丝媚意,彷佛是呼唤曲鸣来奸淫她的身体。-
  周东华手中一空,才意识到曲鸣趁他分神时断球成功。一时间,周东华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甚至懒得追上去争抢。-
  曲鸣扣篮得手。八比八平,双方又回到同一起跑在线。-
  刚锋紧接着叫了暂停,陈劲等人意识到情况不对,但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周东华的女朋友怎么会倒向对手一边,公然给曲鸣那混蛋加油助威。队员们想问又不敢问,都憋在心里,表情各异。等比赛重新开始,陈劲小声问:「锋哥,到底怎么回事?嫂子……」刚锋绷着脸说:「屁的嫂子。她早就跟曲鸣睡到一块,成心拿东哥开涮。」陈劲腾地涨红了脸,就是他自己的女朋友跟别人睡到一块儿,他也不会这么愤怒。可是杨芸……怎么可能!
-  周东华刚上场拿起球,红狼拉拉队的女生就一起喊,「社长加油!加油!加油!打败他!」杨芸也在其中。
-  周东华又累又怒,持球愤然冲到了篮下,双手暴扣。这样的力量根本无法封盖,曲鸣做得很干脆,直接用肩膀一扛,把周东华放倒。
-  裁判奔过来,挡住暴怒的周东华,吹了曲鸣一个恶意犯规。曲鸣无所谓地摊开手,耸了耸肩。
-  周东华走上罚球线,拿球在手里拍着,曲鸣站在禁区线外,弯下腰,双手扶着膝盖,在周东华起手投篮的时候,轻声讥笑说:「你马子这会儿屄里面还有我的精液呢。」球偏框而出。
-  周东华罚球不中。曲鸣起身抢到篮板球,两手像蝴蝶一样飞快地交叉运了几下球,然后向前场移去。
-  这个球一旦得手,曲鸣就拿到了赛点。周东华明知道他是故意放缓速度,诱使自己耗费体力,也不得不竭力防守。-
  周东华浑身是汗,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他不去看曲鸣的手上动作,只紧盯着他的脚步。忽然间,球场边传来一阵喧哗。-
  周东华不理不顾,直到听见陈劲大骂一声,「去他妈的!」接着响起座椅的破碎声,他才抬头。
-  陈劲领头,校队球员一窝蜂冲进球场。周东华抬眼看去,才发现杨芸正在跟红狼社的队员们一个接一个口对口的接吻。
-  这会儿球场已经大乱,红狼社跟校队球员都冲进球场,打成一团。裁判拚命鸣哨也无济于事。-
  喧闹中,曲鸣抬手命中,自言自语,「九比八。」回过头,周东华正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盯着他。-
  「我最后说一次,善待杨芸。」曲鸣也同样盯着这个可怕的对手。如果不是他没有休息,如果不是杨芸,如果不是他服了药,如果不是运气……他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曲鸣擦了擦鼻尖的汗珠,「我给你一个机会——加入红狼社。」周东华想也不想,「那不可能。」曲鸣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只好摇了摇头,「这是你自己拒绝的。」曲鸣把球踢到一边,穿过纷乱的人群,回到教练席上,一手搂住景俪老师,一手搂住杨芸,离开了篮球馆。-
  这场比赛没有胜利者,裁判裁定的最后比分是八比八,平局。但在场的观众纷纷表示曲鸣最后还投入一球,因此获胜的应该是曲鸣。
-  比赛结束后,周东华辞去队长职务,校队随即解散,红狼社成为滨大唯一的篮球社。校方慷慨提供资金,由红狼社组建球队,代表滨海大学参加下一学期的校际杯。
-  这场比赛之后,曲鸣成为滨大最引人注目的大一新生,在赢得无数支持者的同时,也有人对他的个人质量提出质疑。例如夺走周东华的女友,在比赛中使用犯规动作……但在曲鸣支持者眼中,这些根本不是缺点。能让校园排名第三的美女放弃已经接到都市大联盟球队邀请,前途无量的男朋友,改投到曲鸣的怀抱,只能证明曲鸣的魅力。
-  至于球场上的犯规——以一个必进的扣篮换取一次不成功的罚球,说明了曲鸣的智慧,证明他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况且球场上的犯规从来不代表质量,大联盟最优秀的球员差不多都是犯规高手,在那个代表当今篮球最高水平的竞技场中,乖宝宝式的球员根本不可能生存。
-  这样的争吵在滨大网页上如火如荼,紧接着,在滨大BBS学生们自行评选的学期风云人物中,曲鸣又毫无悬念地以第一名当选,位居次席的是周东华。以他在校生接到大联盟邀请的成就,无论在哪所大学都足以入选。但在滨大,这样的结果无疑说明有更多人认为那场比赛是曲鸣赢了。-
  比赛结束,这一学期也临近尾声。关于假期如何渡过的帖子渐渐多了起来。
-  许多人都写下自己梦想,对大一新生来说,这是他们进入滨大第一个假期,每个人都对假期生活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