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李谷一】作者:不详
【李谷一】作者:不详
                李谷一


字数:4145字

  董文华和杨玉莹的丑闻相信人所共知了,刘晓庆收审期间被轮奸也小有批漏!
  本文的故事相信你看后更会惊讶不已——在中国,很少有人不知道李谷一这个名字,她的歌红遍大江南北,现在的人都说唱歌的数宋祖英最漂亮,可是在此之前,提起李谷一,那可是女人恨、男人痒,比宋祖英名气大多了!

  时常会听男人说,操,每次看李谷一出来唱歌,真想扑上去,摁倒她,狂操一顿!的确,这个姿色诱人、体态丰满的美妇,无论是那皮白肉肥、丰乳圆臀,还是那媚眼腻鼻,红唇粉面,全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可就是这么一个大尤物,谁会想到她已经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暴操了7年之久!
  大勇,这个混社会的痞子,确实是象他所说的,命好!有个名人妈妈,有钱有势已经令人羡慕了,而这个名人妈妈又是个迷死人的美貌艳妇,更不可思仪的是他们家所有家财尽归他一人,连大名鼎鼎的亲妈李谷一也是任他玩弄!你说他命好不好?你不羡慕吗?如果不——那说明你是个伪君子!

  7年前,也就是1996年,时年51岁的李谷一真是大红大紫,数不尽的演出自然也带来数不尽的钱财!儿子大勇从小就好打架,惹是非,李谷一腻子如命,反倒责怪自己时常外出,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职责!

  这倒好,大勇上完初中就退学在家,吃香的喝辣的零花钱加上本身能打善战,成了社会上颇有名气的混混。

  8岁那年,父亲因经济问题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下更没人管他了,父亲入狱,母亲更宠他,钱是大把的给,当时的刘勇还是很听母亲话的,除了不爱学习,他也算孝顺!李谷一虽然不打骂儿子,可是母亲的架子威严还是有的,她想的是——儿子只要不惹大祸就行,家里钱多的是,他不学习甚至将来不工作也没什么,所以在她眼里,大勇还是个好儿子呐!

  96年初,李谷一花了80万买了一套近200平方米的房子,当时房子便宜可装修不便宜,她放权给儿子,一下给了他120万!

  大勇倒是没贪钱,花了个干干净净,想想吧,200万的房子在当时是个什么概念?家里一拥具全,无论是电视音响还是电脑家具,全是世上最佳,任谁见了这房子也会赞不绝口,乐得李谷一逢人就夸儿子有装修天赋,是个人才!她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已经变了,从以前的孝顺变为将色眼盯在了她身上!

  好色的大勇从18岁开始玩了第一个女人,班里的校花后,仗着有钱有势,开始四处找女人。他由于从小随母亲见遍娱乐圈的大美女,所以眼眶很高,7年来也只玩了6个,三个美女三个少妇,每个都可谓漂亮妩媚!

  当他发觉少妇比少女好玩后,就对所谓的美女失去了兴趣,在他眼里,那些美女只是有个年轻罢了,青涩无味的苗条身段怎么会和美艳少妇的丰满白嫩想媲美!

  和几个朋友喝酒聊女人时,发觉越有经验的男人越明白,在人们口中,说这个年纪大啦,那个屁股大啦什么的,纯属放屁,真正的美女正是丰乳肥臀,年纪大的那才叫成熟诱人!

  朋友中有个叫代代的,凶狠好色之极,他的妈妈可是无人不知——宫雪花,年近50却夺的港姐有史以来最迷人称号!一次喝酒,代代醉的色眼咪咪「我真想操我那个迷死人的妈呀!」没想到,这句大逆不道的话并没有招来怒骂,弟兄们反倒鼓励他!

  一群色狼从此开始不在象以前那样,评论女人只说外面的,而是把家里的大小尤物说了个遍!大勇说道母亲时,弟兄们无不夸李谷一的迷人劲,这让他扬扬得意之余,也暗下决心,一定要玩到自己的亲妈!

  96年6月6日,大勇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他强暴了母亲李谷一,并且从此后日夜狂操这个一流大尤物!事情是这样开始的——自从大勇将色眼盯在了母亲身上后,他就处处留心,装修新房时,他偷偷安装了摄相头,整个房间全安了个遍!

  本来是想偷看母亲裸体的,却没想到6月1日搬家那天,李谷一就接了演出!临走还嘱咐儿子把旧房款60万去存好!

  刘勇乐坏了,虽然没看到母亲换衣服,可是确被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就是李谷一那保险柜的密码!所以,当母亲一出门,他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保险柜,那个下午,他是在惊讶和狂喜中度过的——保险柜里共有5样东西:现金100万、美金存款单1000万、房产证、假阳具、日记本!

  他惊讶家里有这么多钱,而且存折和房产证全是他的名字,纸条上还写着密码就是他的生日!他拿起阳具时一脸淫笑‘哈哈,我说你这奶子大屁股大的骚娘们平时怎么打发性欲吗?原来靠着玩意!’当他看到日记内容的时候,才是真正叫个狂喜啊!

  李谷一差不多每个月写一次,上面写了她怎么怎么嫁错了丈夫,丈夫不能满足她那旺盛的性欲、每每几分钟就完事不说,1个月才2、3次性生活,到后来丈夫居然骂她骚货,说她肯定在外面偷男人,气的她伤心之极,虽然她是个人见人迷的大尤物,经常受到一些领导同事的骚扰,可是她在外利用架子和尊严,这么多年以来,除了丈夫压根就没让第2个男人碰过!

  发展到最后,竟然是李谷一为了儿子和自身的安全匿名举报了丈夫,哈哈,这娘们还私吞了1000万美金,要不然丈夫也不会判那么重的刑,可怜她丈夫还一心感激老婆花钱保住了命——大勇看了足足2个小时才看完,看后是哈哈大笑不已,他非常清楚的知道,李谷一肯定会让他操到手的!

  因为她在日记里也写到,她多么爱面子,注重名声,害怕这件事一旦暴露,自己也活不了,就算不判死刑,如果进监狱,还不让全世界笑死她!还写儿子是她的心头肉,自己所做一切都为了他,钱、房子统统给他,只要儿子孝顺就好!万一儿子知道会原谅她吗?有时还想把真相告诉儿子,可又怕儿子会鄙视自己,不理不认她。

  这些话让大勇感动不已,想想妈妈从小就亲他如命,倒真不忍心强奸她,可是一想到李谷一那姿色骚媚的白皙面容、那两个圆鼓高耸的大奶子和肥大滚胀的丰满屁股,以及她一看就知道叫床好听的淫态,刘勇什么都不顾了,能操她就行,管她呐!

  那几天他忙坏了,先是买了个高级保险柜,放在自己屋,把钱、日记等锁好,然后把妈妈的衣服统统拿出来,挑出几件名贵的,其余统统扔掉,去买了一堆性感高级的时装内衣、丝袜和高跟鞋,60万的房款花了大半,又去买了几个操比舒服的谢谢,其中有一个可以绑住人在上面调整角度的,花了5万才买到!
  这色棍以后不知要在这谢谢上绑多少女人玩弄!房子又大又漂亮、还有监视器,还有隔音系统,他来回走着,简直乐疯了,以后这个家就是他的皇宫,专门玩弄女人的皇宫!

  他在报纸上打了广告,招聘一个中年保姆,月薪3000元!几天来,应聘的来了好几百,他从中挑了一个姿色诱人、皮白肉肥的徐娘——白云,48岁,以前是做会计的,现在下岗在家,丈夫去世3年了,有2个女儿!

  大勇找保姆,一是为了有个人伺候着,二来要找个漂亮的半老徐娘,自然是为了玩弄的!这种良家妇女玩起来才舒服,既干净又有味道,不象外面那些骚货,既脏又没个真正漂亮的!他从近千人中选种白云,可说是慧眼识珠!

  48岁的白云以前是有名的厂花,嫁了个短命的,确也遵守妇道,正是因为厂长调戏才被迫下岗,看到招聘她犹豫过,可是3000元的诱惑太大了,要知道上班才800元的她养2个孩子有多难啊!那天见到大勇后,发觉他还是个有礼貌的帅哥,印象还不错!

  第2天美孜孜的打扮了一番,毕竟是去有钱人家,别太丢面子啊!进了门,大勇顿觉色眼一亮,却不动声色的把她请进屋,白云站在那满面笑容:「也不知怎么称呼你?」

  「叫我大勇好了,阿姨。」

  「哎,这可不敢当啊,叫老板吧!」

  二人客套了一番,最后白云依了大勇,「阿姨,你坐吧,家里也没什么活,就是做作饭,陪我说说话」把个白云乐坏了,一天下来,二人聊了各自家庭,她这才知道原来大勇的妈妈是大名鼎鼎的李谷一,难怪这么有钱!

  大勇也了解了她的处境。一连几天,二人简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白云夸自己女儿漂亮还带了照片,大勇也透着要找对象的意思,乐得白云有次说要叫她丈母娘了!

  6月6日,大勇求白云帮忙,一番解释后白云同意了。

  下午两点,李谷一回来了!一进门就看见儿子只穿了条短裤躺在一个漂亮的女人腿上,见到她二人慌忙起身,「妈,这么早回来了?」

  「吆,怎么,回来早了,坏你好事了?」

  「哎呀,大姐,你别误会。」

  白云陪笑解释,李谷一哪里听的进去,「你叫谁大姐?我比你老吗?」一股醋劲令大勇大乐,推着白云出门了!回头就将色眼盯在了母亲身上!

  李谷一今天太漂亮了,你看她,一头烫发花枝招展的散落下来,衬出她那张细皮嫩肉、白皙诱人的面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依然媚眼如丝的在柳眉下闪着动人的光泽,腻鼻颤颤总令人幻想她在床上恩哼骚叫的撩人春态,两片红唇娇艳欲滴的性感模样真让人想抱住她狂吻一顿!

  单是这张肉嘟嘟、粉嫩嫩的脸就充满了诱人的欲态,成熟娇艳的如花美貌的确更惹人心痒!「看什么看?那个女人是谁啊?」

  李谷一放下包,脱了风衣,哗,一具丰满撩人的肉体馋得刘勇顿时下体发硬——乳白色的丝质上衣和短裙,肉色丝袜和红色高跟鞋的打扮任谁见了也会眼睛发直、猛吞口水的!两座乳蜂高耸凸胀、圆鼓鼓怒突在胸前,随着走动颤颤抖动,那丰满撩人的肉态是个男人就想抓上去把玩一番,浑圆微凸的小腹也正是中年女人特有的性感!

  丝裙下紧裹着那丰满圆滚的肥臀,两片大屁股蛋鼓涨之极的耸翘着,任谁见了也想摸上一把,那丰臀滚胯一看就知她在床上劲力十足!两条雪白圆滚的大腿在丝袜下更显得性感撩人,随着高跟鞋‘咯哒、咯哒’的声音,那双峰颤颤、肥臀滚滚、粉腿扭动的肉态真是让人为之神魂颠倒,欲痒难奈啊!

  这个迷死人的美妇尤物丰满的肉体在质地薄软的衣服下更加曲线毕露,撩人至极!看的大勇一根大吊直棒棒翘着,恨不能立马就摁倒她狂操一顿,可是这个淫棍强压欲火,点上烟坐在了谢谢上,继续色眼咪咪盯着母亲,他要细细品味、慢慢折磨面前这姿色迷人、神态高傲的尤物!

  「说,找那么个老女人干什么?」李谷一吐气如兰坐在了他身边,阵阵香气袭面而来,也不知是肉香还是粉香,诱的大勇抬手拧了她那白皙粉嫩的香腮一把:「怎么?吃醋了?」

  这可是他第一次摸母亲的脸蛋,光滑细腻的皮光肉滑劲令这淫棍爱不释手的一把一把拧捏不已,李谷一打他手一下,「干什么?调戏起老娘啦?我可不是刚才那个漂亮的老骚货啊!」声音嗲嗲、眉眼转动的神态馋的刘勇竟把两只手捧在了她嫩白香软的脸蛋上揉呀捏的摸个不停……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