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女同事】(1.5-1.6)【作者:刘雁儿(就是爱咋)】
【我和女同事】(1.5-1.6)【作者:刘雁儿(就是爱咋)】
字数:4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第五节:更衣风波

  那天出去办事回来突然遇到大雨,就那么一小段路就淋个湿透,还好公司里有一套西装预防突然有正式场合要穿的,这次刚好就派上用场了。

  可是公司只有一间更衣室,根本就没有想着唯一的男性也要更衣涂脂抹粉的,而且是女性用品公司,门的插销坏了也没人说要整一整,反正就她们用,这样更出人方便,我来公司那么久了也没有进去过,这次要换湿衣服,总不能让我在大庭广众面前一件一件脱一件一件穿吧。她们可是逮住这个机会,起劲的叫着让我当一回模特,走一回秀。

  阿慧赶紧出来解围:「就你们会瞎起哄,糟践人家燕子干啥?燕子,别理她们,我帮你守着门,你到更衣室换衣服,别听她们的。」

  雨婷吃醋到:「还真当自己是人家老婆啊?哪咋不也进去服侍更衣啊?」
  龚雪也凑热闹的拿着一套公司的样板文胸和内裤扭捏的走过来说:「相公,让娘子替你更衣啦!」

  阿慧笑弯了腰拿过龚雪的内裤说:「阿燕,换了这条内裤吧,要不是里面可就真空啦,龚雪还怪有眼力,拿了一件加大的,女内裤弹力大,你穿没有问题。」
  我瞪着阿慧说道:「你不知道现在兴下面真空的吗?广告上说不穿更舒服,就是告诉你们好多人现在没有穿内衣。」

  想不到我这句话炸锅了,雨婷嚷道:「燕子,你肯定看过黄色网站,要不是怎么知道现在时兴下面真空,你肯定偷窥过女人的裙底,赶紧交代。」

  我冤枉的回敬到:「雨婷,你怎么这样谝排人啊。」

  龚雪瞪着我说:「哼!一路以来我把阿燕你当一个正人君子,想不到你也偷窥我们女孩子。」

  雨婷接过话说:「我真是看错人啦,还把你当闺蜜呢,想不到你也是那么下流。」

  龚雪说到:「赶紧看看公司那里有摄像头把,说不定阿燕偷拍了我们的裙底了。」

  还没有等我抢白一句,阿慧就赶紧把我推到更衣室里,要不是我就有十张嘴也说不过这帮女人。

  我赶紧拿着乾衣服进到更衣室,否则真不知会有什么要说的呢。

  谁知道我一进去阿慧就被叫到老闆那里了。跟着芳姨和曼施就从外面回来。
  公司的人挤眉弄眼的叫芳姨和曼施到更衣室看看,她们两个也不知就里,好奇的就到更衣室去看看,推开门才看到我刚刚把湿衣服脱了,我背对着门,也不知道是她们俩,就听到背后有开门的声音,以为是阿慧进来了。

  我埋怨道:「阿慧,她们正笑的厉害呢,你现在进来干啥,我脱的乾乾净净的,你看西洋镜呢?也真当自己是我老婆啦!那天给你摸了还不过瘾吗?还要看看吗?」

  一边说一边赶紧把衣服穿好,当我转过身看到是芳姨和曼施站在我身后,就大红着脸啐到:「你们两个知不知道害羞的,偷看人家一个大男人换衣服。」
  曼施抢白到:「啊燕,是你在我们女人更衣室脱光衣服的啵,这里可不是男更衣室啊,你一个大男人到我们女更衣室脱光衣服你想干啥?」

  芳姨插嘴道:「阿燕,你以为自己是啥啊,是高富帅啊,是国际明星啊,我们看你算是给你脸面了,你想叫我们看你的西洋镜俺们还不想看呢!」

  曼施又说到:「是啊,谁见过女人看男人是流氓的?只有你们臭男人偷看我们女人才是耍流氓哦!」

  这时候阿慧跑过来了,笑着说到:「我这刚被老闆叫去眨眼的功夫就跑进来两个女流氓,阿燕,给她们瞧去什么了吗?她们也没有对你动手动脚啊?咱们报警告她们两个。」

  谁知道大厅里马上就传来一阵附和:「对!报警!报警!就告她们两个偷窥人家燕子,谁说没有女流氓的?」

  芳姨假装很害怕的说:「求求你们啦,别吓我啦,我心脏不好哦,我家上有老下有小,要是传出去我可要被老公休掉的哦。」

  曼施得势不让的说:「告啊,告诉员警我看到你那里了,有什么胎记给我看到了,把你家养的小鸡鸡吓坏了是不是呃。」

  雨婷也赶紧过来帮腔说:「是啊就告阿燕脱光衣服偷偷藏在女更衣室想偷窥我们,给我们发现了。」

  芳姨更加帮腔到:「什么脱了衣服想偷窥我们啊,肯定想对我们图谋不轨,还好被我和曼施及早发现了,要是公司人少的时候?这可是强奸的第一现场了。」
  曼施接着说:「是啊!我和芳姨可是大功臣了,要不是还不知道那个姐妹会失身呢?」

  芳姨又对阿慧说到:「阿慧,你不要在我们面前扮纯情了,刚才阿燕都说你不但看过人家的家雀了,还玩过了,看来是得手啦?」

  阿慧赶紧说到:「切!你们不是说我们是两公婆吗?你没有见过你老公的哪玩意吗?」

  龚雪跑过来说到:「人家老婆,是你先摸上手的?还是人家阿燕摸你先啊?
  你们有婚前性行为啦?介绍介绍来听听?让我们普及一下性教育啊,我还从来没有这方面的见识呢。「

  雨婷抢白道:「龚雪,你也扮纯情么?你怕都有的出售啦。」

  阿慧打断到:「你们不是帮我们办了婚礼了吗?那天不是介绍了洞房的事情了吗?都洞房了还没有见过摸过吗?芳姨,你不是没有被老公摸过吧。」

  芳姨接过话说:「我承认啊,但不知道谁刚才还不承认呢?谁刚才还在我们面前扮纯情呢?」

  雨婷也搭话到:「阿燕,开始我们还怕你不是童子,怕阿慧吃亏了,看来现在我们错了,阿慧那么主动的摸你的鸡娃子,看来她不是处女啦,我好为你不甘心的,你可能亏了。不如换个人啦,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处女哦。」

  阿慧见一嘴难抵众口,赶紧拉我跑出去了,背后众人还在那里嚷嚷着。
  第一章 第六节:小汽车里拉尿

  快到春节了,大家都交谈着回家,到哪里玩啊,买些什么东西啊之类的高兴事,可是总见阿慧闷闷不乐的样子,这天下班我约她上街吃饭,她也只是没什么兴致的点点头答应了。

  走在街上两个人像情侣一样牵着手,我问她:「阿慧,这段时间怎么呢么情绪低落啊?年终奖你好像还是排前列的啵,又和谁吵架啦?」

  阿慧低着头小声的说:「家里逼婚呢,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去了,家里一定要我回去,并且要成双成对。」

  我逗趣到:「带我回去啊!我不是你老公咯。」

  阿慧头都没有抬只是拉着我的手说:「咱们那是在公司里乐乐的。」

  我知道这就是办公室恋情,连当事人都没有当真,也就是大家玩玩而已,虽然我和阿慧表面上看一对恋人,但阿慧打心底里并没有认可,只是当一个无话不说的闺蜜罢了,或者说当一个「备胎」。

  坐在餐桌前我说:「阿慧,咱俩反正都是公司恋人了,最多再把戏份加大些,演给你爸妈看看也去不了那里,你要是像网上租个男朋友回家,风险也大,花费更大啦。」

  阿慧这次高兴的抬起头望着我说:「是啊!我怎么忘记你这个好闺蜜啦!」
  我哼了一声说:「记得了就是闺蜜,不用了就踢到一边,还不如你的宠物呢。」
  阿慧得意的说:「知道公司的人为啥把你叫『阿燕』吗?就是小巧当宠物啊,大雁那么大怎么当宠物抱着啊。」

  我当即假扮晕那样趴在桌上。

  阿慧接着说:「咱们可以租部车回去,我们公司那天在神州租车,租车的时候我看它的广告说每天最低六十多元,我就算一百多块,租几天也比租个男人回去便宜啦。」

  我怒怒的说:「瞧!我成了你的车啦,还是租来滴,用了就丢几个臭钱把我叫来,用完了就蹬了。」

  阿慧搂着我笑着说:「小燕子,别这样啦,你是男人来的,怎么那么小气的?」
  我瞪了一眼说:「你们那个把我当男人啦,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了,真的像大观园里的贾宝玉了。」

  阿慧说道:「哪!咱们约法三章,你只是我租来的演员哈,不能假戏真做的!
  可以同房甚至同床,但不能发生关系的。「

  我打断她明知故问的说:「什么关系?」

  阿慧拍打着我说:「明知故问,就是想叫我说出咱们俩不能发生『性关系』啦。」

  我哼了一声说:「我是男人吗?我能够和你发生那种关系吗?」

  阿慧笑着说:「不是吗?哪我那次看到的小鸡鸡是假的不成?」

  我拧了拧阿慧的脸说:「现在的女孩子咋那么坏了,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啦,偷看了人家男孩子的小鸡鸡,还敢那样大言不惭的说出来,知道羞字是怎么写的吗?」

  阿慧狡辩道:「什么偷看啊,你死皮赖脸的让我看到好不好?」

  我瞪了一眼说:「天地良心啊,那次你强迫人家脱了裤子给你看的。」
  阿慧笑着回应道:「人家叫你脱你就脱的啦,你怎么那么随便的。」

  我拍了一下她说:「你怎么断章取义的,是你要死要活的强迫我脱裤子的啊!」
  阿慧笑着说到:「哪我现在叫你脱,脱来看看啊。」

  我拧着她的脸说:「臭流氓!」

  阿慧哼道:「我是流氓我怕谁?」

  公司放假了,我们俩租了辆车风风光光的开车回家,高速公路上大排车龙,一眼望不到头尾,饿到无所谓了,现代人饿反而是一种享受,难得有饿的感觉。
  车子一步一步移着,心情一点一点堆积烦着,前面还不知道要开多远才到服务区,尿却一阵急过一阵,几次刚推开车门准备下去方便,车龙又移动了,后面的喇叭就震天的响起来,只好又回到车里。想了一下,我把矿泉水里不敢喝的半瓶水一饮而尽。

  阿慧惊叫道:「你想死啊,你准备把尿拉车里啊!」

  我诡秘的说到:「哎,你真是我闺蜜,知道我要把尿拉在车里,你别看着我,扭头看外面,不准偷看男人拉尿。」

  说完拉开拉炼,把鸡头对准矿泉水瓶口,就拉起来。

  阿慧坐在旁边不但没有扭过头去,反而直溜溜的看着我拉尿,要是在平日被一个女孩子看着拉尿肯定拉不出来的,可是现在都急的快拉裤子上了,一开闸就一泄而出啦,还好是一升的矿泉水瓶,要是500毫升那种还装不下呢。

  拉完了抖了抖身子说:「臭女流氓,你知道害羞吗?怎么偷看一个男孩子拉尿啊!」

  阿慧辩解道:「不知道躲避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拉尿,我没有叫非礼已经算好的了,你反而倒打一耙?再说以前也看过你那小东西啦,还有什么神秘滴?」
  我把车门推开一点,把尿倒在高速公路上,而后回敬到:「真是女流氓,偷看完人家拉尿还说风凉话。你拉不拉啊?是不是要忍到服务区啊?」

  阿慧说道:「就是想学你啊,所以看你怎么闹腾的啊,你以为人家一个大姑娘真的想看你一个臭男人拉尿不成?」

  我反击道:「整天臭流氓前,臭男人后的,哪你还坐在车里不怕我对你使坏吗?不怕被强奸吗?」

  阿慧装着好害怕的说:「求求你,不要啊!我好害怕啊!」

  我接过话说道:「你趴到车后面像我一样拉不就行了吗!」

  阿慧羞羞到:「你以为都像你们男人那样的,那么小的瓶口怎么拉啊?再说也没有办法蹲啊,给旁边的车看到就麻烦了。」

  我笑着说:「拿水果刀把瓶子割开,不就大口了吗?你不是穿着裙子的吗?
  把内裤脱了,把瓶子接在你的泉水边不就成了吗?你不见网上买女人站着拉尿神器吗?哪就是一个漏斗。人家小日本拍女优拉尿不也是坐在那里拉的啦,这个时候还那么多讲究。「

  阿慧还没有等我说完,已经急不可待的爬到后排座上了,我找出刀子把矿泉水瓶口割掉递给阿慧。

  阿慧望瞭望旁边,把手伸到裙子里把内裤拉了出来,冬天的裙子长也看不到里面,阿慧接过我递过去的瓶子,伸到裙子里接起尿来。

  她见我转过身望着她就说:「你这是报复我啊?还好我穿着长裙,看不到里面,你看也白看。」

  说完也拉完了,她小心翼翼的把一大瓶子尿像我那样把车门打开一点倒到高速公路上,瓶子还保留着下次用,见我还望着她,拿起后座上的内裤打在我的脸上。

  我怒怒的说:「你找死啊!拿女内裤打人?」

  阿慧笑着说:「你不是整天在黄色网上逛的吗?人家还求之不得呢!」
  我回应道:「女流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